談挪威燻鮭蒔蘿三明治之前,身為本篇的重要主角,我想先談談鮭魚。

 

我們口中的鮭魚,其實是鮭魚科的總稱。令人眼花撩亂的鮭魚種類,真正具有商業價值的僅約9種。一直以為鮭魚的長相會如同口感一般討喜,但我錯了;鮭魚,長的其實比較像收保護費的流氓。實在難以想像,這凶神惡煞的外表,內在卻是如此柔軟、充滿少女色澤。所以說,鮭魚,其實是鐵漢;而我們吃到的,是他的柔情。

 

令人嘖嘖稱奇的能力:返鄉。

一般說來,鮭魚在淡水中出生、海水中成長、最後回到淡水繁殖下一代,然後死去;一尾鮭魚在生命的循環裡,竟有如此多的內心戲,著實也令人嘖嘖稱奇。以往在餐桌上多了這一味總能令我喜上眉梢;原因無他,除了討喜的外表,鮭魚更有著入口即化的肥嫩幸福感。在我心中,鮭魚就是大海中的雪花牛、食用冷血動物界的最高級(才怪)。

 

如今更了解他一些,吃下去的每一口,似乎都需要帶著尊敬的心才行。

 

 smith&hsu的挪威燻鮭蒔蘿三明治 

熱天午後,我們需要的,其實是清爽的飽足感。而smith&hsu的燻鮭三明治,便是祭拜五臟廟最清爽的選項之一。

以融合東西方茶文化為品牌宗旨的smith&hsu,將源自西方的開放式三明治,摻入鮭魚肥嫩鹹香的幸福感,層層堆疊出屬於下午茶的另一種樣貌。烘烤至香鬆酥脆的麵包抹上抹醬後,舖上沾附蒔蘿橄欖油後,油亮肥嫩的燻鮭魚切片、爽脆黃瓜;撒上杏仁片、酸豆、紫洋蔥絲;一口咬下,酥脆的麵包混著軟嫩鮭魚與充滿口感的配料;將原本就舒適愜意的午茶,提升到另一種層次。

 

燻鮭三明治,讓我看到了午茶的另一種樣子。

 

 三明治,伯爵殿下 

關於三明治的由來,眾說紛紜,據說是嗜賭如命的三明治伯爵四世(4th Earl of Sandwich)為了縮短用餐時間,讓自己能夠在在牌桌上多久留些時間而發明(又一說是熱愛軍務、藝術的伯爵在書桌上發明的)。

真正的由來已不可考,但可以確定的是,三明治的優點,是做法簡單,能迅速地止飢;加上自由度極高,在幾個世紀內,便被各個西方文化拆解並重組的淋漓盡致。

 

開放式三明治 西班牙?北歐? 

隨著各地的風土民情與飲食習慣而有所不同,三明治也被重組成各種樣貌。其中西班牙的tapas與丹麥的Smørrebrød都是【開放式三明治】的著名菜餚。

tapas是西班牙飲食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,指正餐前的小點心或下酒菜。在西班牙,通常在晚上9點至11點用晚餐(為什麼這麼晚呢?又是另一個故事了…)。因此人們會在晚餐前先吃些小點心墊墊肚子。丹麥的Smørrebrød,與tapas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唯一不同的西班牙tapas多用來下酒,因此口味較重,且份量不多,通常一片是半個手掌大小;丹麥的Smørrebrød則可當作正餐食用,因此有著較大片的麵包體。

 

燻鮭魚三明治的午茶 

在smith&hsu,你可以選擇單點一份【挪威燻鮭魚三明治】,專注地品嘗大片大片的熏鮭魚三明治;或著,可以與三五好友相約在南京門市,來一份【維多利亞與王午茶】,也是不錯的選擇!

 

圖: 網路

文: M